日常笑话_精妙谐音冷笑话|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恶魔的契约鬼故事故事会

来源:天空文学网   时间: 2021-03-01

内容导读:曲调十分诡异,就像从地底传出来的一般,充满了死亡与阴森的味道。诡异的音乐与空气中飘扬的淡淡黑雾混合于一起,在街灯的照耀下,变成了紫色。一个夏日炎热的午后,罗奇接到了一个电话。当时他正躺在乡间小屋的后花

曲调十分诡异,就像从地底传出来的一般,充满了死亡与阴森的味道。诡异的音乐与空气中飘扬的淡淡黑雾混合于一起,在街灯的照耀下,变成了紫色。

一个夏日炎热的午后,罗奇接到了一个电话。当时他正躺在乡间小屋的后花园里,在阴凉的葡萄架上看着一本休闲。本来他还对闲适的生活被打扰而感到有些忿忿不平,但当他听完电话的内容后,立刻就释然了——没有人会为一个突如其来的挣钱机会而生气的。

电话是霍然打来的。他是罗奇的中学同学,现在混得不错,已经是一家唱片公司的老板了。他告诉罗奇,这个周末,公司旗下的一只摇滚乐队将在南部乡下的黄金海湾浴场,举办一场夏日演唱会。他恳求罗奇能去南部帮忙去采访,并写出一篇宣传稿件来。

罗奇是一名自由撰稿人,最近时运不济,写出的稿件都逃不脱“退稿”两个字。其实倒不是他的文字有多差,而是因为他以前得罪了太多的人,所以被许多杂志报刊集体封杀了。罗奇也曾经风光过,几年前,他曾经因为一篇揭露医疗黑幕的纪实暗访文章,得到过传媒大奖。只可惜他实在是性格过于刚烈,从来不愿意为杂志报刊的风格妥协自己的文字,还常常因为这个原因和主编们对骂,所以他的上稿率也越来越低,现在几乎连生存都成了问题。

在答应霍然的邀请前,罗奇还是问了一句:“老霍,你也知道,我是个写纪实文章的作者,对于娱乐报导并不在行。你为什么要请我去写这篇报导呢?”

霍然答道:“唉,我现在还处于事业的上升阶段,虽然手上有几支颇有实力的乐队组合,但都还没有大红大紫。我的公司毕竟资金有限,请不来那些著名的娱乐记者去采访这次演唱会,所以只好拜托老同学你了。”

尽管霍然开出的润笔费并不高,但正好足够罗奇支付这幢乡间小屋下个月的租金。同时,霍然也答应,他会亲自开车送罗奇去南部的黄金海湾。

黄金海湾位于南部海边,以纯净的湛蓝海水与乳白色细沙而闻名于世。每到夏季来临的时候,就会有无数年轻人蜂拥而至。他们除了享受海水浴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在这个季节会有许多摇滚乐队在海滩上举办小型的免费演唱会。身着泳衣、喝着啤酒,一边烧烤一边听摇滚音乐,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这才是足够完美的人生。

霍然手下的这支金属乐队名叫恶灵乐团。在与霍然签约前,恶灵乐团一直在网络上发布他们的作品。虽然作品很粗糙,但是却颇有潜力,也拥有不少固定的粉丝。此次霍然在黄金海湾安排的小型演唱会,正是为恶灵乐团即将推出的第一张专辑造势。

周末清晨,罗奇收拾好行李,刚下楼,就看到霍然驾驶着一辆本田小轿车,停在了他面前。

轿车里的空调开得十足,立刻将车外闷热的天气拒之窗外。霍然塞了一张CD在车载播放器中之后,轿车的音响顿时放出一段节奏强劲的摇滚乐。伴着音乐,霍然踩了一脚油门,轿车如离弦之箭,驶出了市区,转上了通往南部海边的高速公路。

不过,轿车还没行驶出多远,高速公路上就落起了暴雨。雨点噼里啪啦敲在挡风玻璃上,越下越大,刮雨器每次划水,都会飞溅起一片水花。水帘从车顶泻下,又被刮雨器打散,不断地划出两道扇形的轨迹。

在雨幕的作用下,罗奇与霍然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轿车行驶的速度也越来越慢。霍然看了一眼油量仪表后,对罗奇说:“汽油没多少了,我们在下一个出口驶出高速路吧。正好可以躲躲雨。”

下了高速路,轿车在一个加油站中停下。加好油,两人百无聊赖地躲在便利店里嚼着香口胶。两个小时后,雨势终于小了。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不远处的遮雨棚前站着一个身着白裙的漂亮女孩,胸前挂着一只数码相机。女孩款款走到了两人面前,微微含羞问道:“两位先生,你们是去南部的吗?我能搭乘你们的便车吗?今天的暴雨太大了,高速公路积水太深,所有公共汽车都停开了,我是去旅游的……”

日行一善,长命百岁,这是罗奇的人生信条,所以他立刻招呼女孩上了车。随后,他与霍然知道了这个漂亮女孩的名字:张远倪。 高速公路封闭了,一车三人只好沿着老路继续向南部前行,行程多了几乎一倍还有余。在车上,霍然换了一张CD ,音响里传出一首很诡异的歌曲。曲调很慢,歌手的声音很嘶哑,歌声中透着从骨子里弥漫出来的绝望与痛苦。

张远倪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听着这音乐,眼眶中竟然滑下了两行清澈的泪水。一曲终了,她还久久不能从悲伤中解脱出来。良久,她才喃喃地问:“霍先生,你刚才放的是什么歌?”

“这是恶灵乐团创作并演唱的歌曲,我是他们的经纪人。”霍然得意地答道。

“这首歌真是太棒了!一会儿到了南部,我一定要去买一张他们的CD 。”张远倪激动地说。

霍然则答道:“现在这张CD还没有上市,你听到的是歌曲小样。”看到张远倪面露失望的表情,霍然连忙补充了一句,“不过呢,明天恶灵乐团将在黄金海湾举办一场免收门票的小型演唱会。给你一张我的名片,凭这张名片,你可以得到一个靠前的位置。”

“真是太好了!”张羊角风症去医院哪个科远倪欣喜地叫了起来。

抵达南部黄金海湾的时候,已是接近黄昏。雨早就停了,但暑气却并没有因为这场大雨而消退,反而更加肆虐了。湛蓝的海水倒映着夕阳,变成金黄的颜色,仿佛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

到了南部后,张远倪并没有离开,而是与罗奇和霍然一起来到了黄金海湾——拿她的话来说,既然偶然遇到一次难得的机会,就一定不能放过,她想了解新偶像在幕后的点点滴滴。

沙滩上,燃烧着几堆篝火,几个上身赤裸、脚穿凉拖鞋的本地青年,骑着踏板机车,放着震天响的摇滚乐,在沙滩上玩耍嬉戏。在沙滩的尽头,有一个刚搭建好的舞台,明天恶灵乐团就会在那里登台演出。

距离沙滩不远的地方,是一排铁皮度假屋,先行到达的恶灵乐团就住在其中一幢铁皮屋里。恶灵乐团一共有四名成员,领头的是一个长发及肩、脖子上纹着怪异刺青的年轻人。他叫阿健。据霍然介绍,阿健是这支乐团的灵魂人物,所有的曲子都是他创作的,同时他还是乐团的节奏吉他与主音歌手。

阿健一看到霍然,就快步走了过来,递给霍然一张CD,说:“霍总,这是我刚创作的几首新歌的小样,您先听听。”

“呵呵,你很刻苦啊!”霍然翘起大拇指赞道。这时,他的手机忽然叫了起来,他接完电话后,对罗奇说道:“真不错,几家南部本地的小报社还是给我面子,马上到海湾来采访乐团。半个小时后,我将举办一场临时的记者见面会,好好介绍一下他们这四个小伙子。”

站在罗奇身后的张远倪突然指着阿健脖子上的怪异刺青,问道:“阿健,你的这个刺青是北欧恶魔吗?”阿健的眼皮抖了抖,答道:“是的,这是北欧人崇拜的卡鲁斯恶魔刺青,这也是我的信仰。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对于大多数人会很冷僻的恶魔?”

那个怪异的刺青是一个头上长角、有着两颗细长獠牙的怪兽。

张远倪笑道:“我读大学的时候,曾经选修过一门关于世界各国原始图腾的课程,正好见过卡鲁斯恶魔的图片。听说这个恶魔是主管音乐的邪恶之神?”

面对这个问题,阿健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做出回答。而张远倪则举起了手中的数码相机,想为阿健拍张照片。不过,她刚打开相机,就懊恼地叫了起来:“真倒霉,我的相机没电了!怎么我出来的时候竟然会忘记了给电池充电?”

阿健嘿嘿地笑了起来。

新闻发布会开始了,几家南部当地小报的记者争先恐后问起了不疼不痒的问题,霍然与阿健微笑着一一解答,滴水不漏。这样例行公事的一问一答不免令罗奇感觉有些昏昏欲睡。他转过头来,望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张远倪,发现这个女孩正在摆弄着一只小巧的手机,不停地按着按键。

眼看新闻发布会就要结束了,霍然正准备宣布散会的时候,张远倪忽然举起了手,大声叫道:“我能问阿健一个问题吗?”

霍然笑吟吟地说:“当然可以啦。美女,你要问什么问题?”

张远倪站了起来,挥舞着手中的手机,说:“刚才我用手机上网查了一下,查到阿健所信仰的卡鲁斯恶魔,是北欧传说中掌控音乐的恶魔。如果要与卡鲁斯恶魔交流,就要用亡灵作为交流的媒介。请问阿健先生,您创作歌曲的时候,是不是要到坟场里,寻找亡灵帮助你与卡鲁斯恶魔交流呢?”

这个问题顿时引起了记者席中一阵骚动,而阿健也微微皱了皱眉头,正色答道:“关于这个问题,我无可奉告。”霍然赶紧瞪了一眼张远倪后,大声宣布新闻发布会结束。

新闻发布会后,是一个小型的招待酒会。罗奇索然无味地品着一杯鸡尾酒,这时,他看到胸前挂着数码相机的张远倪向他走了过来,对他说:“罗先生,您能帮我一个忙吗?”

“要我帮你什么?”

“罗先生,我刚刚才从霍然那里得知,原来您是一位写纪实文章的作家。出于您的职业嗅觉,难道你不对阿健的作曲习惯产生好奇吗?”

罗奇笑了笑,说:“我并不认为阿健会像你所说的那样去坟场寻找灵感。我猜,他在脖子上纹上恶魔的刺青,仅仅是出于年轻人对时尚的理解,与什么恶魔崇拜根本划不上等号。”

张远倪撇撇嘴,说:“我觉得是真的!我今天听了恶灵乐队的歌曲后,总感觉歌曲里有种怪怪的东西,充满了死亡与厌世的黑暗力量,正常人根本写不出来。”

“那又怎么样?”罗奇不置可否地反问。

张远倪说道:“我刚才在网上查了黄金海湾附近的地图,在离海湾15公里外的地方,有一座古老的墓园,已经修建了300年。而且海湾附近的租车行老板告诉我,阿健今天下午租了一辆雪佛兰轿车,还详细打听过去公墓的路线与时间。我猜今天晚上他一定会去墓园寻找灵感作曲。”

“那你准备干什么?”罗奇问道。

“我要跟踪他,我想知道他是怎么作曲的!”张远倪答道,她眨巴着眼睛,说,“罗先生,你能陪我一起去墓园吗?我一个柔弱女子,半夜去墓园真的太危险了。”

张远倪那水汪汪的一双眼睛,就像会说话一样。面对这双眼睛,罗奇情不自禁点了点头,答应了她的请求。

酒会上,罗奇注意到阿健很早就独自一人离开了酒会现场。随后,张远倪走了过来,说道:“我先回屋去给相机充电,一会儿要是有情况,我就给你打电话。”

“好!”罗奇点了点头,答道。

酒会结束后,罗奇回到了霍然提前准备好的一间铁皮屋。刚坐下没多久,他就听到小儿癫痫是什么症状引起的屋外传来了马达轰鸣的声音。走到窗边向外望去,罗奇看到在皎洁的月光下,阿健背着一把吉他,正驾驶着一辆雪佛兰轿车,慢慢驶出了海湾沙滩。

难道他真的是去15公里外的公墓寻找作曲灵感?罗奇正在诧异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是张远倪打来的。

“罗先生,快出来。我已经租好了一辆轿车,我们赶紧跟上阿健!”

海湾通向那座公墓只有唯一的一条沿海岸线修建的公路,一侧是惊涛拍岸的悬崖,另一侧则是高耸入云的山峰。罗奇驾驶轿车,远远跟在了阿健的雪佛兰后,尽管开得很慢,但也不会将阿健跟丢。

半个小时后,罗奇将车停在了一堵围墙前的阴影中。阿健的车就停在距离不远的一扇铁门前。阿健背着吉他下了车,甩了甩及肩的长发,猛一蹬地,攀住墙头,轻巧地翻过了围墙,进了墓地。

只过了一会儿,墓园里就飘出了叮叮咚咚的吉他弹奏声。这曲调十分诡异,就像从地底传出来的一般,充满了死亡与阴森的味道。诡异的音乐与空气中飘扬的淡淡黑雾混合于一起,在街灯的照耀下,变成了紫色。紫色是最能让人感觉恐惧的颜色,此刻,罗奇真的感觉到了恐惧。原来张远倪说的都是真的,阿健真的是在墓园里寻找灵感作曲。

罗奇与张远倪艰难地攀爬到围墙上,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向墓园里望了过去。突然之间,张远倪轻声发出一声尖叫,她张大了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语不成声地指着墓园里音乐飘出的地方,低声叫道:“罗先生,你看,阿健他是怎么了?”

罗奇沿着张远倪指的方向望去,他看到阿健正俯在一块墓碑前的地上,半张脸陷入松软的黑色泥土中。在他的脑袋边,有一个干枯发白的东西,正在缓慢移动。罗奇仔细看了一眼,不由得大惊失色。那干枯发白的东西竟然是一只手,一只从地底伸出来的手,死人的手!

这只手插进了阿健的太阳穴中,汩汩的鲜血从阿健的脑袋里涌了出来,而阿健则两眼紧闭,脸色苍白。他的吉他斜靠在墓碑上,根本没有人弹奏,但乐曲却继续诡异地从吉他的琴弦上传出……

是谁在弹吉他?难道是一个看不见的亡灵在弹奏?或者,是卡鲁斯恶魔?

罗奇不敢再想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正在胸腔里加速跳动,几乎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在巨大的惊骇之下,他的重心陡然下坠,竟从围墙上摔了下来,结结实实落在围墙外坚硬的水泥地上。

在落地的一瞬间,他看到张远倪趴在墙头上,拿出了数码相机,随着闪光灯亮了一下,她拍下一张照片。

张远倪从围墙上跳了下来后,惊魂未定心有余悸地对罗奇说:“天哪,阿健是不是已经死了?我看到他的脑袋里涌出了鲜血……一定是来自墓园地底的亡灵杀死了阿健!我们快报警吧……”

罗奇想了想,觉得人命关天,还是报警要稳妥一点,于是拿出了手机。就在他准备拨号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回过头去,看到一个长发及肩的男人攀过围墙,落在他们身边。这个人正是阿健。不过,阿健的头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伤口,更没有鲜血,吉他就背在他的背后。阿健冷冷地望着面前的两个人,低声问道:“咦,你们怎么在这里?你们在跟踪我?”

张远倪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口无遮拦地大声说:“阿健,原来你没死?难道刚才是我看花眼了?”

阿健脸上的肌肉微微抖了一下,声音颤栗地问:“你们……你们刚才都看到了什么?”

张远倪答道:“刚才我看到你趴在一块墓碑前,一只死人的手从地底伸了出来,插进你的太阳穴里。而且,你的吉他还在没人弹奏的情况下自己响了起来……”

阿健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嗫嚅说道:“那一定是你眼花了……”

“可是……可是我拍下了照片的。照片是不会说谎的!”张远倪拿出数码相机,调出了刚才拍下的照片。可当她看到照片的时候,立刻发出了一声尖叫,脸上变得面无血色。

“怎么了?”罗奇问道。

张远倪颤抖着双手,将数码相机递给了罗奇。

罗奇看到那张照片后,顿时也大吃一惊。照片上,阿健跪在墓碑前,一脸陶醉地捧着吉他弹奏着。墓碑前只有一束雪白的菊花,根本就没有什么干枯的手从地底伸出来。

难道刚才真的是两个人同时眼花了吗?可是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

这时,他们忽然听到阿健发出了幽幽一声长叹。他双眼微闭,肩膀轻轻抖动着,喃喃地说道:“唉,真没想到,我做得那么保密,最终还是被你们看见了。好奇心杀死猫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罗奇诧异地问道。

阿健睁开眼睛,直视着罗奇的双眼,冷冷地说道:“罗先生、张小姐,我来给你们讲个吧。”

十年前,阿健在一个靠近北极圈的北欧小国留学进修音乐创作。在那个流行黑金死亡金属音乐的国度里,阿健疯狂地汲取着各种音乐元素的营养。除了学习音乐之外,他还对这个北欧小国的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会泡在音乐学院古老的图书馆中,查阅各种古旧的文献。

有一天,他在图书馆里发现了一本破旧的羊皮古卷,他小心翼翼地揭开封皮,才发现这本古卷的内容竟然是召唤恶魔的具体方法。他特别留意到讲述卡鲁斯恶魔的章节,这个掌管音乐的恶魔必须在亡灵的指引下,才可以与人交流。

阿健怀着半信半疑之心,在一个深夜来到一处偏僻的墓园中,按照古卷里所说的方法,将吉治儿童癫痫黑龙江哪家医院好他斜靠在墓碑上,然后趴在地上,半张脸都陷入泥土之中。这时,他隐隐感觉有细微的东西慢慢从太阳穴钻进了他的脑子里,而他也听到了清晰的音乐声。那音乐的曲调是如此诡异与美妙,每一个音符都是他最欣赏的。当音乐停止后,出了墓园,阿健立刻记下了刚才听到的曲调,回家谱成曲子。当天夜里,他做了个梦,梦见头上长角、有着两颗尖利獠牙的卡鲁斯恶魔在梦中告诉他,以后他只能创作恶魔送给他的曲子,传播恶魔的思想,绝不能创作其他的素材。这就是恶魔与他订下的契约。而且,每次去墓园,只能阿健一个人去,不能让别人看到。如果发现有人偷窥的话,那个人一定会在最快的时间里死于非命,并且死无葬身之地。 阿健醒来后,就从收音机里听到了一则新闻。前一天他去的那座墓园的看守者,无缘无故死在了一块墓碑后。几日后下葬的时候,突然一道闪电划过,球形闪电击中了守墓人的尸体,将尸体击成碎片。阿健猜,一定是那个守墓人无意看到了他与卡鲁斯恶魔的交易,所以死于非命,而且真的死无葬身之地。

从此之后,阿健只好寻找最偏僻的没有人值守的墓园,去寻找亡灵与卡鲁斯恶魔交流。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千方百计躲避人群,最终却被两个好奇心浓重的外人看到了与恶魔交易的现场。

“那……那我和罗奇现在应该怎么办?”听完了阿健的叙述,张远倪恐惧地问道。

阿健摇了摇头,无可奈何地说:“你们快逃吧,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尽可能逃到卡鲁斯恶魔找不到的地方去……但是,或许这也是无济于事的,卡鲁斯恶魔的能力,是无所不及的……”他叹着气,怅然若失地驾车离开了墓园。

墓园外,张远倪手足无措地对罗奇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

罗奇深深吸了一口气,答道:“张小姐,你也别太担心了。我才不相信恶魔契约这种无稽之谈,刚才或许只是我们同时眼花了而已。阿健这么说,只是想故弄玄虚吓唬我们,他只是想保守自己创作怪僻的秘密而已,我绝对不会提前离开黄金海湾!”

“可是,那张照片又如何解释呢?”张远倪战战兢兢地说道,“我相信阿健的说法……我真的很害怕!”说完之后,她转过身,独自一人朝远离墓园的方向狂奔而去,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罗奇无奈地耸了耸肩,走到了围墙阴影处的轿车旁,独自驾车回到了海湾沙滩上的铁皮屋。他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眼前老是浮现出墓园里看到的那一幕,他不相信是自己眼花了,可是却无法解释张远倪在相机里所拍摄到的一切。

正当他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看了看号码,是张远倪打来的。

一接通电话,就听到张远倪仓惶恐惧的叫声:“罗先生,天哪,恶魔找到了我……我被一团粘稠的黑影包围了……现在黑影包裹住了我的小腿,我已经感受不到小腿的存在了……”

“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罗奇大声问道。

可是张远倪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听筒里传来了“砰”的一声闷响,这大概是张远倪跌坐在地上所发出的声响吧。接着,听筒里又传来了张远倪断断续续地呼救声:“黑影吞没到我的胸口,我现在呼吸困难……天哪,黑影就要包裹到我的喉咙了……我想我要死了,罗先生,请你把我的遭遇写出来吧,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的经历,警告其他乐迷不要去窥探阿健作曲……”

听筒里突然发出张远倪的一声尖叫,然后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片刻的寂静后,听筒里又传来了含糊的冷笑声,这笑声无比邪恶,仿佛是从地狱里传来的一般。

是恶魔卡鲁斯的狞笑吗?罗奇感觉到背心渗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一阵凉风掠过,他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他手里的电话颓然落到了地上,沉默良久后,他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噼里啪啦打起了字。几十分钟后,一篇关于阿健在墓园里作曲以及张远倪之死的详细报导,出现在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

罗奇将这篇报导制成电子邮件,发给了霍然与几家还在联系的报社杂志后,颤抖着双手打了一个电话。

刚打完电话,旅社房间的门铃突然响了。罗奇的心中骤然一紧,难道是恶魔找上门了?

战战兢兢打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霍然。

霍然捧着一瓶上好的红酒,满脸堆笑地对罗奇说:“我的好兄弟,我知道你一个人在旅社里一定很无聊。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在距离这里30公里外的山区里,有一处世外桃源般的神秘地方,那里有数不清的美女与陈年酿造的美酒。我们一起去享受一下吧!”

既然恶魔马上就要找到自己了,在临死前享受一番,倒也是个不错的结局。于是罗奇什么都没说,就跟着霍然走出了铁皮屋,上了那辆本田轿车。

霍然驾车,朝着与刚才那个墓园完全相反的方向驶去。依然是一侧临海,一侧峭壁的盘山公路,但霍然的驾驶技术很是不错,一会儿功夫,轿车就驶入了南部山区。一个小时后,轿车停在了深山中一幢古香古色的老旧别墅外。

这是一幢有着哥特风格的三层别墅,外墙上长满了墨绿色的爬墙虎,几扇窗户的灯光从密密麻麻的叶片后透了出来,有一点失真的感觉。

“罗奇,这里别看很偏僻,却是南部最著名的销金窟。”霍然嘻嘻笑道。

跟着霍然走进别墅大门,一楼大厅里灯火通明,却没有看见一个人。罗奇正要询问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巨响,是别墅的大门被死死关上了。同时,罗奇还听到了一阵狰狞而又阴森的笑声。

这笑声癫痫发作如何治疗,罗奇曾经在张远倪打来的电话里听到过,就是恶魔最后发出的狞笑声。难道是墓园里的恶魔终于找到了他?

罗奇回过了头,却看到笑声是霍然发出的。在他手里,拿着一个电子小元件。那是一个电子变声器,在电子城里只需要十多块钱就可以买到。霍然身后,还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孩,竟然是张远倪。

在霍然与张远倪的手里,都握着一把亮晃晃的手枪。

“这是怎么回事?张远倪,你怎么还活着?难道是你刚才骗了我?你为什么要骗我?是恶作剧吗?”罗奇大叫。

霍然阴恻恻地答道:“罗奇,这不是什么恶作剧!如果是恶作剧,我们就不会拿着手枪了。谢谢你刚才在铁皮屋里所写的报导,有了你这篇关于恶魔契约的报导,恶灵乐团与阿健一定会引起人们广泛的关注。当然,我们会否认你的说法,但是好奇的民众一定会疯狂购买他们的新唱片!谁会不对恶魔赐予的音乐感兴趣呢?而我的唱片公司也可以趁机狠狠地挣上一笔钱!”

面对罗奇疑惑的双眼,张远倪则说道:“罗先生,你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一个故事吧。”

事实上,张远倪与霍然早就认识了,她是霍然唱片公司的手下。在来南部黄金海湾的路上,张远倪装作陌生人搭乘上霍然与罗奇的轿车,就是想让罗奇误以为她是一个局外人。

她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出的问题,以及在租车行打听到的消息,都是想巧妙地勾起罗奇的好奇心,与她一起去墓园窥探阿健作曲的秘密。在阿健的一番说辞之后,她又打了一个电话给罗奇,证明自己被恶魔捉走,成为了死于非命的殉葬者,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了阿健所说的话的真实性,从而诱导罗奇写出那篇虚假的纪实报导。他们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炒作阿健与恶灵乐团,让他们的唱片大卖。

既然在那篇报导里,撞破恶魔契约现场的张远倪都失踪死亡了,另外一个当事人,也就是罗奇,也只有跟着失踪死亡,才能更加证明报导的真实性。接下来罗奇的下场,已是昭然若揭了。霍然与张远倪一定会在这个偏僻的别墅中杀死他。

罗奇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问:“霍然,我们是中学同学,关系也算不错了,为什么你会选我来设这个局?”

霍然答道:“因为你不是娱乐记者,而是与娱乐圈无关的纪实作家,而且你还曾经因为揭发医疗黑幕的卧底报导出过名。所以,你说的话更有公信力,不由得别人不相信。”

听到了这个答案,罗奇再也无话可说了。他闭上眼睛,等待着霍然的最终裁决。

霍然举起了枪,而站在他身后的张远倪突然举起挂在胸前的数码相机,得意地问:“罗先生,难道你在临死前不想知道我的那张照片是怎么骗过你的吗?为什么我们明明看到有双干枯的手插进了阿健的太阳穴,而照片上却是他在弹奏吉他?”

罗奇忽然笑了笑,淡然答道:“很简单,那张照片是你以前在墓园里为阿健照的。而今天夜里在墓园时,你只是按了按闪光灯,并没有按下快门。所以我只看到了那张阿健弹奏吉他的照片。你今天晚上特意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相机没电了,没有与阿健与恶灵乐团合影,其实就是为了保证让这张照片保存在数码相机储存卡的最前面。”

“真聪明,不愧是写纪实文章的作家。罗奇,你真厉害,居然能在知道真相后的几秒钟时间里,就猜到我所设置的机关。”张远倪不由得赞道。

“呵呵。”罗奇又笑了,他说道,"其实,我不是现在才想到的。事实上,从墓园回来,我就想通了虚假相片的诡计,但我一直在思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直到我接了你的电话,即使在你临死前,也要我写出那篇关于恶魔契约的报导,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你们的目的是想利用我来进行阿健与恶灵乐队的炒作。而且我也想明白了,这篇报导写出后,你已经失踪了,要是我不失踪,这篇报导就会被人驳斥为虚假蹩脚的炒作计划。”

“这么说,你早知道了我们的计划,而且也知道跟霍然来到深山别墅就难逃一死?”张远倪诧异地问。

罗奇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到这里来?”霍然也大声问道,但现在他显然没有刚才那么有底气了。

罗奇的笑容忽然凝固,他一字一顿地答道:“在发送了邮件,让你以为我相信了恶魔契约的说法后,我又打了一个电话的。这个电话是打给黄金海湾的警察局!”

他的话音刚落,霍然与张远倪愣了一下。这时,别墅外突然响起了“噗噗噗噗”的声响,那是直升飞机螺旋桨旋转的声音。刹那间,几道强烈的白光从别墅的窗户射了进来,光柱正好笼罩在霍然与张远倪的身上,狙击步枪的红外线瞄准器也对准了他们两人的额头。

霍然与张远倪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手枪也因为手指的剧烈颤抖落到了地上。几个身着制服全副武装的警察破门而入,将他们按倒在地上。

罗奇这才笑嘻嘻地对两人说道:“别忘了,我曾经写过一篇关于揭发医疗黑幕的卧底纪实报导,而那起医疗黑幕事件,正好是发生在南部的黄金海湾。尽管现在我已经被很多报刊杂志的主编封杀了,但是我与黄金海湾的警察局关系却非常好。”

最后,他幽幽地说道:“其实,阿健与他的恶灵乐团的音乐,真的很不错。他们迟早会大红大紫,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又何必编出恶魔契约的鬼话,用这一套诡计来炒作呢?”说完之后,他禁不住长长叹出一口气。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