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笑话_精妙谐音冷笑话|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高龙巴-02【高龙芭】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来源:天空文学网   时间: 2019-09-11

预定出发那天,一切包装停当,一大早就搬运上船;但帆船要等傍晚微风转向的时候才能启航.利用等船的时间,上校和他的女儿在嘎纳比埃尔大街上散步,没有想到船主忽然跟了上来,请求他允许顺便捎带一个亲戚,就是他大儿子教父的表兄弟,他有急事要回老家科西嘉,苦于找不到渡船.

"他是个可的小伙子,"船长马泰补充道,"是军人,警卫军步兵军官,如果那人还 当皇帝的话,他早就是上校了."

"既然是个军人,"上校说......正要接着往下说:"我很高兴同意他与我们同行."莉迪亚小姐却用英语嚷嚷起来:

"一个步兵军官!(因为她是骑兵,她对其他兵种一概瞧不起.)可能是一个没有教养的人,此人肯定晕船,此人会把我们渡海的全部兴致一扫而光!"

船主一句英语也听不懂,但他从莉迪亚小姐撅起的美丽小嘴上似乎明白她说话的意思,他再三夸奖自己的亲戚,最后保证他是一个富有教养的体面人,家庭出身下士,他绝对不会妨碍上校先生,因为船主负责把他安置到一个船旮旯里,顾主是看不见他的.

内维尔上校和莉迪亚小姐好生奇怪,竟然在科西嘉还 有父子相传当下士的家庭;但细细琢磨一下,既然是一个步兵下士,他们可以肯定这是一个穷小子,老板是出于怜悯顺便捎他过去罢了.假如真是一个军官,那就不得不同他攀谈,同他生活在一起;对付一个下士,倒没有什么碍事,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只要他带领的一个班没有跟着他来,要知道那些战士个个��上刺刀,会把您带到您不愿去的地方去.

"您的亲戚晕船吗?"内维尔小姐单刀直入地问.

"从来不晕船,小姐.他坚强得像岩石一样,无论在海上还 是在陆上."

"那好吧!你可以把他带上,"她说.

"您可以把他带上,"上校重复道,于是父女俩继续溜达.

傍晚五时左右,马泰船长来叫他们上船.在码头上,靠近船长的舢板,他们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身穿蓝礼服,一排纽扣直接下巴,皮肤被太晒得黑黝黝的,眼睛又黑又大又漂亮,炯炯有神,神色坦诚,才华横溢.看他收肩侧身的姿态,瞧他鬈曲的小子,一下子就知道他是一个军人;因为当时留子尚未成为时髦,警卫军的军容养成也还 没有普及到寻常百姓家里.

年轻人见到上校便脱帽致敬,落落大方,用标准的军语向他表示感谢.

"很荣幸能帮您的忙,小伙子,"上校说,同时亲切地对他点了点头;说着,下了舢板.

"他倒不在乎,您那英国人,"年轻人用意大利语对船主小声嘀咕说.

焦作治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船主把大拇指放到左眼下面,嘴角往两下一拉.凡是懂得手势语的人,都知道其中的意思,英国人听得懂意大利语,他是一个怪人.年轻人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的前额,以回答马泰的手势语,好像是对他说,所有的英国人脑子里总有些歪门邪道,然后坐在老板身边,仔细打量起那个漂亮的旅伴,但也不见失礼.

"他们军容举止不错,这些法国兵,"上校用英语对女儿说,"因此培养他们当军官也不难."

而后他又用法语对年轻人说:

"告诉我,老弟,在哪个当兵?"

年轻人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一下表亲教父,忍住讥笑,回答说,他原先在警卫军步兵,又说,他现在离开第七轻步兵.

"在滑铁卢打过仗?您很年青嘛."

"对不起,上校;我就打过这么一个战役."

"此战一顶两,"上校说.

科西嘉青年咬紧嘴唇.

","莉迪亚小姐用英语说,"问他一下,科西嘉人是不是很喜他们的波拿巴."

上校还 没来得及把女儿的问题译成法语,年青人就用相当流利的英语回答,尽管带有外国腔调.

"您知道,小姐,本乡本土无圣贤.我们大家都是拿破仑的同胞,但我们可能还 不如法国人喜他呢.至于我,尽管我家过去曾是他家的仇敌,但我喜欢他,敬佩他."

"您会说英语!"上校惊叫起来.

"太糟糕了,您一下子就看出破绽了."

科西嘉人说话无拘无束,莉迪亚小姐虽然看不惯,但一想到一个下士竟然对一个皇帝有个人恩怨,便忍不住笑了起来.所谓科西嘉怪异,他就是第一怪了,她得在日记上记下这一笔.

"也许您在英国当过俘虏吧?"上校问.

"不,上校.我是在法国学的英语,那时很小,是跟贵国的俘虏学的."

他又转而对莉迪亚小姐说:

"马泰告诉我,你们刚从意大利回来.您大概会讲地道的托斯卡纳方言(托斯卡纳,位于意大利中部地区,意大利标准语以此地方言为基础.)吧,小姐;我担心,你们听我们的土话会有点困难."

"小女可以听懂所有的意大利方言,"上校回答;"她有语言天赋.不像我嘴笨."

"小姐,您能不能听懂?举个例子吧,有一首科西嘉民谣的歌词,是一个男牧童说给女牧童的话:

假如我走进神圣的天堂,神圣的天堂,

如果我没看见你在天堂,

广安青少年羊羔疯治疗

我扭头就离开那鬼地方.

莉迪亚小姐听懂了,觉得他引用歌词有点放肆,特别是念歌词时那灼人的目光更是如此,她红着脸回答道:卡比斯戈(听懂了).

"您这次回乡是不是度半年假?"上校问.

"不,上校.他们已决定我退役,给一半薪金(滑铁卢战役失败以后,法国王朝复辟,实行歧视帝国军人政策,勒令大批军官退出现役,退役军官只享受半饷待遇.),大概因为我是滑铁卢败兵,又是拿破仑的老乡.我回到家中,希望落空,钱包轻松,就像歌谣唱的那样."

他仰望长天叹了一口气.

上校把手伸进口袋,摸索出一块金币,正想找一句话,有礼貌地把金币塞给他那不幸的敌人手里.

"我也一样,"他说,口气轻松愉快,"人家也决定我退役;......可是......您那一半薪饷,还 不够买香烟呢.拿着吧,下士."

年轻人的手依靠在舢板的船沿上,握着拳头,上校设法把金币塞进他的手里.

科西嘉青年顿时红了脸,挺直身子,咬紧嘴唇,似乎正要发作,却突然改变表情,哈哈大笑起来.上校手里捏着钱,一下子被弄得目瞪口呆.

"上校,"年轻人说,口气又严肃下来,"请允许我奉劝您两句.第一,千万别把钱施舍给科西嘉人,因为我的科西嘉同胞有的会无礼地把钱往您头上扔;第二,不要把对方不要求的头衔强加给对方.您叫我下士,可我是中尉.当然,差别并不很大,但是......"

"中尉!"托马斯先生叫喊起来,"中尉!可是,老板告诉我,您是下士,您父亲也是,全家男子汉都是."

听了这话,年轻人仰头哈哈大笑,逗得船主和两个水手也开心大笑.

"对不起,上校,"年轻人到底又说话了,"这个误会也妙极了,我现在才弄明白.不错,我家祖上确实荣耀一时,出了好些'下士,;但我们科西嘉的'下士,服装上从来没有军衔标志.基督一一○○年左右,几个村社揭竿起义,反抗山主专制,选出几个首领,命名为'伍长,,与'下士,是一个名称.在我们岛上,我们这类护民官的后裔便代代以此为荣."

"对不起,先生,"上校大声说道,"千万原谅.既然您已经理解了我冒昧的原因,还 望你多多海涵."

说着,向他伸出了手.

"也是对我小小傲气不大不小的惩罚吧,上校,"年轻人说,依然笑声不断,友好地握着英国人的手,"我一点都不怪您.既然我的马泰把我介绍得如此糟糕,请允许我吧:我叫奥索.戴拉.雷比阿,退役中尉,看到这两条强壮的好狗,我估计你们是来科西嘉打猎的,难陪同你们光临我们的山林,我真是受若惊......如果我还 没有把它们忘记的话,"说着,他又叹了一口气.

池州哪个医院是专治疗癫痫病的

此时,舢板已经靠拢帆船.中尉伸手扶了莉迪亚小姐,接着又帮了上校登上甲板.上了帆船,托马斯爵士总想着自己小看了人,老大不自在,真不知怎样才能使年轻人忘掉他的失礼,殊不知这个年轻人家世竟可上溯到一一○○年,于是等不及征得女儿的同意,便邀请中尉共进晚餐,并一再道歉,再三握手.莉迪亚小姐听了果然皱了皱眉头,但她倒没有生气,毕竟知道了"下士"是怎么回事;客人并不讨厌,她甚至觉得他有一种连我也说不清的贵族气派;只是他过于直露,过于开心,不像小说中的英雄.

"戴拉.雷比阿中尉,"上校说着,以英国礼节向他致意,一杯马德拉酒(马德拉酒,葡萄牙马德拉岛出产的名牌葡萄酒.)在手,"我在西班牙见过不少贵族同胞,就是大名鼎鼎的狙击步兵队队员."

"是的,许多人留在西班牙,"年轻的中尉说,板起了面孔.

"我永远忘不了维多利亚战役(维多利亚战役,一八一三年,在西班牙的维多利亚,英国元帅威灵顿指挥英军大败法国军队.)中科西嘉营的士气,"上校接着说,"值得我好好想一想啊,"说着,胸脯."他们分散躲在各个园子里,以篱笆作掩护,狙击了整整一天,打死了我们不知多少人马.一旦决定撤退,他们又化零为整重新集中起来,溜之大吉了.在原野上,我们指望进行反击,可是,那些混蛋......对不起,中尉,......那些勇士们顿时组成方阵,简直没有办法攻破.只见方阵的中央,每一个军官骑着小黑马,我至今历历在目;他站在鹰旗旁,着他的雪茄烟,像在咖啡馆里一样自在.好像是为了故意给我们颜色看,他们的乐队不时鼓乐齐鸣......我命令两个连队冲过去......糟了!我的龙骑兵没有打入方阵,眼看着他们擦阵边而过,绕了半圈,然后乱哄哄地转了回来,好几匹马空鞍失主......鬼军乐没完没了!笼罩在战斗营的烟幕刚刚散开,我又看见鹰旗旁边的那位军官,仍然在他的雪茄烟.我怒不可遏,亲自带头作最后一次冲锋.他们的��因射击过火出了故障,打不出子弹,但战士们组成六列横队,上了刺刀,近马鼻子,简直像一堵城墙.我高喊着,大声激励我的龙骑兵,我拼命刺马向前,此时,只见我说的那位军官,终于扔掉雪茄,对他手下人指了指我.我只听到什么'白子!,原来我头上戴着白羽军帽.别的还 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颗子弹就打中了我的胸脯.......多了不起的一支队伍,戴拉.雷比阿先生,第十八轻步兵里首屈一指;后来有人告诉我,他们全是科西嘉人."

"是的,"奥索说,他听故事时,双眼灼灼生辉,"他们掩护撤退,继续高举自己的鹰旗;癫痫病南宁哪家治的好但三分之二的勇士今天仍然在维多利亚原野长眠."

"恐怕无巧不成书!也许您知道那位指挥官的姓名吧?"

"正是家父.当时,他是第十八轻步兵的少校,因在这悲壮的一天指挥有功被破格晋升为上校."

"是令尊大人!的确了不起,不愧是个勇士!若能再见到他,那该多高兴,我也许还 认得出他来,我有这个把握.他还 健在吧?"

"不,上校,"年轻人说,脸色有点苍白.

"难道他在滑铁卢打过?"

"是的,上校,但他无缘战死在疆场......他却死在科西嘉......已经两年了......我的天主!这海多美!已有十个年头我没见到地中海了.......您不觉得地中海比大西洋更美吗,小姐?"

"我觉得它太蓝了......而且头不够雄伟."

"您喜欢野美吗,小姐?论粗野之美,我相信您一定会喜欢科西嘉的."

"小女喜欢一切非同寻常的东西,"上校说,"所以她一点也不喜欢意大利."

"意大利我只熟悉比萨,"奥索说道,"我在比萨上过一段中学;每当想起比萨的陵园,教堂,斜塔,特别是陵园,我就禁不住赞叹不已.您记得奥加涅的《死亡》吧(奥加涅,十四世纪意大利佛罗伦萨画家.雕塑家,其代表作《死亡》是比萨陵园的一幅壁画.)......我简直可以信笔将它描绘出来,因为它已经深深刻画在我的记忆里."

莉迪亚小姐生怕中尉先生得意忘形,滔绝赞美下去.

"是很漂亮,"她说着,打起呵欠."对不起,爸爸,我有点头疼,我要下舱里去了."

她吻了一下父亲的前额,庄严地向奥索点了点头,走了.于是,两个大男人大谈特谈打猎和战争.

他们方才得知,在滑铁卢,他们曾经正面锋过,也许还 互相答谢过许多子弹呢.他们越谈越投机,大有相恨晚之慨.他们轮番把拿破仑.惠灵顿和布吕歇尔(布吕歇尔(一七四二......一八一九),普鲁士元帅.一八一五年滑铁卢战役中,因及时增援惠灵顿而使战场力量对比发生急剧变化,为惠灵顿最终打败拿破仑立下汗马功劳.)批评了一通,然后话题一转,又侃起打猎的事,竟然一起围追起糜鹿.野猪和岩羊来了.到底夜色已深,最后一瓶波尔多也喝得一干二净,上校这才再次握了握中尉的手,道了晚安,又说初时虽然滑稽可笑,但愿深成为知己.两人总算分别回舱睡觉去了.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如何治疗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